監管襲來股價“潰敗” 金逸影視全線崩盤

2019-06-05 21:46:15來源:21財經作者:小思

  金逸影視(002095.SZ)全線崩盤。

  6月5日,金逸影視連續四個交易日一字跌停。自其上演詭異“心電圖走勢”引發深交所重點監控以來,金逸影視累計蒸發市值近35億元。

  然而有趣的是,紋絲不動的跌停板仍沒能壓制住游資想要“翹板”的心。在連續四個交易日的跌停中,金逸影視仍然創出了“天價”成交額。

  5月31日和6月5日,金逸影視均為跌停狀態,卻分別創出了6.98億元和11.38億元的成交額。其中6月5日午后,金逸影視短暫打開跌停板,換手率69.01%,但這只是曇花一現,之后又迅速封死跌停板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,繼詭異K線圖、游資“左右對倒”后,曾經“漲勢洶涌”的金逸影視跌倒在了監管重拳手中,市值大幅蒸發的金逸影視,正在上演一場“跌停”放量,接力求生的戲碼。

  股價與基本面背道而馳

  走勢日漸詭異的金逸影視,儼然成為了莊股的代名詞。

  從2019年開始,這家名不見經傳的次新股,就展現出了遠超大盤、同行業上市公司的走勢。

  根據2019年1-5月,金逸影視累計上漲158.25%,同期上證綜指上漲16.07%,同屬影視院線行業A股企業均走勢平平,其中華策影視、北京文化、光線傳媒、萬達電影等上市公司今年1-5月分別下跌了28.79%、6.23%、8.42%、13.38%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,2019年1-5月期間,股價漲幅超過158%的上市公司只有31家,除了金逸影視外,其他漲勢洶涌的上市公司主要分布在畜牧養殖、稀土、化工電子等產業,其中漲幅最高的福萊特是2019年2月15日上市新股

  而金逸影視作為一家規模與業績平平的影視股,繼卻缺乏題材炒作,也不具備優良的業績成長性和核心競爭力,卻在一眾“牛股”中脫穎而出,成為A股“頭部”企業。

  公開資料顯示,2018年報,金逸影視營業收入20.10億元,同比下降8.24%;凈利潤1.58億元,同比下降25.29%;扣非凈利潤1.04億元,同比下降39.33%。同期,公司經營性現金流1.67億元,同比下降59.39%。

  2019年一季度,金逸影視實現營收5.62億元,同比下降4.54%;凈利潤3231.03萬元,同比下降42.59%。

  緣何會出現這樣基本面與股價“背道而馳”的戲劇性反差?或許要從金逸影視的股東結構開始說起。

  作為一家2017年10月才上市的企業,金逸影視在外流通的股數僅有6700萬股,這給了游資“股價操縱”的空間。

  與部分牛股總會獲得“機構“力捧不同,從2018年三季度開始,金逸影視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,機構股東逐漸“離席”,出現了越來越多的“自然人”的身影。

  截至2018年底,金逸影視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,有九個席位屬于自然人,第二大流通股股東的席位被全國社保基金一一八組合占據。

  到了一季度末,前十大流通股東席位全部洗牌,除了社保基金四一三組合外,中信證券突然躋身其中,持有97.48萬股,占據第6大流通股股東席位。

  另外8家自然人股東全為新進股東,合計持有942.30萬股,占金逸影視全部流通盤的14.06%。

  游資左右對倒

  流通盤的大洗牌與超高的換手率,是伴隨金逸影視股價一路沖高的重要現象,但并不能看出金逸影視的異常之處,這也是金逸影視從未“暴露”,并且還吸引中信證券投資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如果不是5月30日,金逸影視表演出“畫線絕技”,從而暴露了大量游資玩弄“左手倒右手”的把戲,也許還有更多投資人被“迷惑”。

  彼時,金逸影視放量劇震,在早盤低開低走半個小時后,10時突然迅速拉升至接近漲停,最高漲8.7%,股價創歷史新高41.58元。不料剛到定點后股價就遭遇閃崩,一路走低至跌停板。

  這還不算最精彩的,接下來的一幕才是這家業績平平的小盤股被“全民側目”的主要原因。

  短短一個交易日內,金逸影視經歷了拉升、跌停、直線拉升、跌停、直線拉升多重反復。在分時圖上是上一秒跌停,下一秒拉升,再下一秒又被按死在跌停板上。

  當天,金逸影視總成交額突破16.06億元的“天量”,換手率高達68.04%。據媒體不完全統計,其30日盤中股價反反復復,累計觸及跌停多達105次。

  5月30日龍虎榜數據顯示,金逸影視存在游資對倒的嫌疑。

  其買方前二席位金元證券浙江分公司、華林證券上海靜安區永興路營業部,分別在買入6637.58萬元、6187.34萬元的同時,又賣出6306.19萬元、6234.70萬元,位居其賣方席位的前四和前五。

  同時,其賣方第一席位國聯證券湖北分公司,在賣出7169萬元的同時又買入4675萬元,這家營業部在金逸影視的“炒作”游戲中樂此不疲,四天之后(6月3日),國聯證券湖北分公司再次占據了金逸影視買、賣席位的第一名。

  隨后,深交所宣布對金逸影視進行重點監控,并及時采取監管措施。

  監管襲來股價“潰敗”

  監管一出手,金逸影視瞬間“崩盤”,在此后的多個交易日雖有資金想要撬動一字跌停板,但最終均已失敗告終。

 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金逸影視的成交金額卻并沒有減少,期間還上演了一場嚴密、秩序井然的撤退行動。

  龍虎榜上的“老面孔們”,開始主要嘗試單兵作戰,以“左右對倒”的形式自救,隨后則演變成頗具地域特色的“深圳賣、上海買”的模式,兩地營業部默契配合,達成了一眾“無聲”的共識。

  但到了6月5日,市值增發35億后,“默契協作”掩護深圳地區游資“撤退”后,上海地區的營業部也開始了“大逃亡”。

  5月31日龍虎榜顯示,金逸影視前四大買入席位被“上海地區的營業部”占據,其中德邦證券上海南京西路、東興證券上海陸家嘴、恒泰證券上海吳淞路、華創證券上海東方路分別買入5506.15萬、5295.50萬、4833.82萬、4085.11萬(合計買入1.97億元,占當天總成交額的28.24%)。

  當天,上述四家營業部累計賣出僅為41.73萬元,而絕大多數的“賣單”由深圳地區的營業部完成,其中天風證券深圳深南大道賣出6943.26萬元,買入0,中天證券深圳民田路賣出5494.19萬元,買入0。兩家營業部賣出金額占總成交額的17.81%。

  6月3日,金逸影視的龍虎榜上仍然是老面孔,且一如既往地耍著“左右對倒”的把戲。

  其中,在30日已經活躍一把的國聯證券分別買入和賣出7090.08萬元和7169.44萬元;金元證券浙江分公司則在當天分別買入和賣出6637.58萬元和6306.19萬元;華林證券上海靜安區永興路買入和賣出分別為6187.34萬元和6234.70萬元;德邦證券上海南京西路分別買入和賣出5509.25萬元和6656.65萬元;東興證券上海陸家嘴分別買入和賣出5297.91萬元和5975.97萬元。

  不過,在以上營業部沉浸于“自買自賣”的交易中時,天風證券深圳深南大道仍在專心致志地“減持”,6月3日,該營業部賣出7039.64萬元,買入為0。

  6月5日,金逸影視在跌停板中再創成交金額的新高。

  前期瘋狂買進的各大上海地區的營業部成為了“撤退”主力軍,而在“左右對倒”游戲中樂此不疲的“國聯證券湖北分公司”和“金元證券浙江分公司”也開始了逃亡,分別賣出5595.49萬元和4733.40萬元,買入為0。

  華林證券上海靜安區永興路、恒泰證券上海吳淞路、德邦證券上海南京西路則分別賣出4467.58萬元、3544.21萬元和3512.96萬元,買入則為0、37.78萬元和2.45萬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6月5日買入的前五大席位也并非完全“生面孔”。

  其中,當天第三大買入席位“長江證券北京廣渠門內大街”曾是5月31日的第四大賣出席位,第四大買入席位“平安證券福州長樂北路”曾是5月30日的第五大買入席位,第五買入大席位“華林證券泉州寶洲路”曾是5月31日登陸第五大賣出席位。

  而“詭異”的變動背后,或許是“巧合”,但也有可能是“撤退行動”的新階段,這些疑惑都有待監管結果做出解答。

快速索引:

官方手机彩票软件